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与工作动态 第13期 >> 正文

廉政教育与工作动态 第13期

来源:纪检组     日期:2019/7/1 9:07:50

         ●警钟长鸣●

对准焦距 找准靶子 抓住要害——从通报曝光典型案例看

我省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表现

●政策解读●

常见职务犯罪解读 | 挪用资金罪②追诉、量刑及与相关罪名的界限

常见职务犯罪解读 | 挪用特定款物罪

    ●工作动态●

省农业农村厅与省纪委驻厅纪检组联合举办支部书记、党务(纪检)干部培训班

         ●警钟长鸣●

对准焦距 找准靶子 抓住要害

——从通报曝光典型案例看我省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表现

“平利县文旅局新闻宣传报道旅游收入严重失实问题;神木市卫生监督所职工杨晓艳起草文件照抄照搬问题;铜川市王益区农林局农业机械监理站站长张惠玲弄虚作假问题……”近期,省纪委监委公开通报曝光了5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相关责任人均受到了党纪政务处分。

从大量查处的案例看,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具有顽固性复杂性。根治这一“顽疾”,必须紧盯其在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的主要表现,对准焦距、找准穴位,抓住要害、靶向治疗。那么,我省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有什么突出特点?如何进一步剑指问题、有效整治?记者就我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通报的58起典型案例,进行了梳理分析。

我省通报的58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的类型主要集中在履职不力、违规决策和弄虚作假三个方面。

有多大担当就能干多大事业。作为一名党员干部,首要的就是敢于担当,这是忠诚履职的前提。58起典型案例中,履职不力问题有39起,约占所有问题的67%。比如,商洛市商州区南秦水库管理站副主任王兴斌,2017年至2018年,在中央和我省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期间,工作存在严重等靠思想,不担当、不作为,对水库库区长期堆放砂石问题整改不力,给全区中央和我省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造成严重影响;商南县农业局原局长尚志国、县社保局原局长刘刚、县经贸局原局长琚卫民、县发改局原局长张仲才等人,在商洛国力工贸有限公司项目审核上报、检查验收、跟踪监督、资金拨付中失职失责、履职不力,致使该公司骗取巨额国家财政补助资金……

履职不力,体现的正是担当精神的缺失。从现实情况来看,有的领导干部在思想上“不愿担当”,在其位不谋其政,“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慵懒怠政,消极应付;在行动上“不敢担当”,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遇见困难绕着走,对群众的利益诉求视而不见、敷衍塞责;在能力上“不会担当”,缺乏干事创业的真本领。这种不担当、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假作为等履职不力行为,正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一大突出表现。归根结底,原因无不是政绩观错位、责任心缺失,只想当官不想干事、只想出彩不想担责。强烈的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是检验党性与品行的试金石。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把高标准履职尽责作为基本要求,敢于担当、勇于担当、乐于担当。

切实做到依法决策、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这是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从占比看,58起典型案例中,违规决策问题共有12起,约占20%。这类问题的主要表现是不顾实际情况、不经科学论证,违反规定程序乱决策、乱拍板、乱作为。

西安市纪委监委2018年11月30日通报了5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典型案例,其中两起就涉及违规决策问题。2014年,新城区解放门街道卫民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魏锋,在负责该社区办公用房漏雨修缮工作时,未按区财政局有关要求履行审批手续,未与施工单位签订相关协议,致使社区办公用房修缮一事脱离政府监管;2018年4月,周至县城市管理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张丰登,为提升临时摊点管理水平,擅自指定地点,统一制作移动推车,让摊贩购买,损害群众利益,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像魏锋、张丰登这样,手握公权力又不按规定要求履行程序、擅自主张违规决策的行为,既有悖于客观规律,又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到头来还要以牺牲国家和群众利益为代价来为他们埋单,受到严肃查处纯属咎由自取。2018年9月,魏锋受到党内警告处分;2018年8月,张丰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周至县城市管理局执法科科长刘波受到政务警告处分。违背规律、不顾实际,缺乏论证、任性作为的“乱拍板”,只会招致群众的唾弃。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征求意见,了解民情、反映民意、集中民智,实施科学决策。

《党章》中明确规定,党员干部必须“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58起案例中,有7起弄虚作假问题。此类问题占比虽少,但危害极大。山阳县两岭镇原镇长邢庭忠应景造势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2015年,时任两岭镇镇长的邢庭忠在负责三合村新农村建设工作期间,在原定新农村产业发展项目未实施情况下,为应付上级观摩验收,同意该村组织群众在3亩土地上除草、翻地,盖上玉米秆“造假迎检”,并插上“三合村猪苓基地”牌子接受上级观摩验收。2018年12月,邢庭忠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村党支部原书记刘书民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还有一类弄虚作假问题涉及谋取个人私利。比如洋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干部申建华弄虚作假截留私分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等问题。2012年,申建华与任步武等人合谋虚报冒领、截留私分11户危房改造补助款5.16万元,个人分得1.3万元;与四郎庙村干部合谋弄虚作假、截留私分危房改造补助款4万元,个人分得8500元,申建华共分得2.15万元。2018年5月,洋县纪委给予申建华开除党籍处分并将其移送司法机关。

无论作假的目的是遮蔽、隐藏问题,还是谋取个人私利,其本质都是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投机取巧只会弄巧成拙,弄虚作假最终会露出马脚。在全面从严治党的新形势下,再多“花里胡哨”的对策、伎俩,也逃不过人民群众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监督,逃不过纪检监察机关“高清探头”的精准监督,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干部干部,实干为先。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实实在在地干事,拿出实实在在的成绩,在言行一致中彰显忠诚本色。

梳理发现,58起案例还有一个特点,即涉及的都是乡科级以下干部和村干部。对此,一定要客观分析。事实上,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问题的表现在下,但根子在上。上头搞形式主义,下面就会弄虚作假;上头搞官僚主义,下面就会照搬照套。因此,根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必须先从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抓起。

根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关键要在“实”上下功夫,拿出实在管用的办法来推动整治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全省各级党组织和纪检监察机关要把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作为正风肃纪、反对“四风”的首要任务、长期任务,摆在更加突出位置,突出重点、聚焦问题,驰而不息、精准发力,以永远在路上的恒心和韧劲,下更大气力坚决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在三秦大地落地生根。               (来源:2019-06-12 秦风网)

 

●政策解读●

常见职务犯罪解读 | 挪用资金罪②

追诉、量刑及与相关罪名的界限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挪用本单位资金数额巨大的,或者数额较大不退还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关于挪用资金罪追诉与量刑的规定

  (一)追诉标准

  对于挪用资金罪中“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这两种情形来说,“数额较大”是构成犯罪的必备要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达到“数额较大”,就成为区分一般的挪用资金的违法违纪行为和挪用资金罪的重要标准之一。对于挪用资金罪中“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这种情况而言,“超过三个月未还”就是构成挪用资金罪的必备要件。在这种情况下,挪用本单位资金是否超过三个月未还就成为区分一般的挪用本单位资金的违法违纪行为和挪用资金罪的界限的重要标准之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2016〕9号),挪用资金罪中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以及“进行非法活动”情形的数额起点,按照挪用公款罪“数额较大”“情节严重”以及“进行非法活动”的数额标准规定的二倍执行。根据该解释, 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的规定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刑事责任;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 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或者超过三个月未还,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相应地,挪用资金罪的“数额较大”标准应该是:进行非法活动的入罪标准6万元以上;进行营利活动或者超过三个月未还的入罪标准为10万元以上。  

  (二)量刑标准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犯有挪用资金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8号),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挪用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款物归个人使用,构成犯罪的,以挪用资金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二、挪用资金罪与相关罪名的界限

  (一)挪用资金罪与职务侵占罪的界限

  1.侵犯的客体和对象不同。挪用资金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的使用权,对象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仅指钱;职务侵占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的所有权,对象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财物,既包括钱,也包括物。

  2.客观表现不同。挪用资金罪的行为方式是挪用,即未经合法批准或许可而擅自挪归自己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职务侵占罪的行为方式是侵占,即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本单位财物。挪用本单位资金进行非法活动的,并不要求“数额较大”即可构成犯罪;职务侵占罪只有侵占本单位财物数额较大的,才能构成。

  3.主观方面不同。挪用资金罪行为人的目的在于非法取得本单位资金的使用权,但并不企图永久非法占有,而是准备用后归还;职务侵占罪的行为人的目的在于将本单位财物非法据为己有,而并非暂时使用。

  (二)挪用资金罪与挪用公款罪的界限

  1.犯罪主体不同。挪用资金罪的主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不包括国家工作人员;挪用公款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

  2.侵犯的客体不同。挪用资金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的使用权,挪用公款罪侵犯的客体是公款的使用权和国家机关的威信、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等,既有侵犯财产的性质,又有严重的渎职的性质。因此,刑法将挪用公款罪规定在刑法分则第八章的贪污贿赂罪专章中,而把挪用资金罪规定在第五章侵犯财产罪专章中。

  3.侵犯的对象不同。挪用资金罪侵犯的对象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其中,既包括国有或者集体所有的资金,也包括公民个人所有、外商所有的资金。挪用公款罪侵犯的对象限于公款,其中主要是国有财产和国家投资、参股的单位财产,即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等所有的款项。

  (三)挪用资金罪与挪用特定款物罪的界限

  1.犯罪主体不同。挪用单位资金罪的主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不包括国家工作人员。挪用特定款物罪的主体一般是在国家机关等单位支配、管理特定款物的主管人员等直接责任人员。

  2.侵犯的客体不同。挪用资金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的使用权。挪用特定款物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扰、扶贫、移民、救济款物专款专用的财经管理制度和公共财物的使用权。

  3.侵犯的对象不同。挪用资金罪侵犯的对象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挪用特定款物罪侵犯的对象是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的特定物款,既包括用于上述用途的由国家预算安排的民政事业经费,也包括临时调拨的专款物,还包括其他由国家、集体或者人民群众募捐的用于上述用途的特定款物等。

  4.客观表现不同。挪用资金罪中行为人挪用的资金,可以归个人使用,也可以借贷给他人。挪用特定款物罪是行为人未经合法批准,利用特定的职权,将特定款物非法调拨、使用于其他方面,不能用于个人。国家工作人员挪用特定款物归个人使用的,以挪用公款罪从重处罚。

  5.主观方面不同。挪用资金罪中行为人的故意内容是,明知是其所在的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资金,意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挪用特定款物罪中行为人的故意内容是,明知是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专用,却挪作他用。

  三、关于挪用资金罪中“资金”的两个注意事项

  (一)退休职工社会养老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挪用退休职工社会养老金行为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复函》(法研〔2004〕102号),退休职工养老保险金不属于我国刑法中的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等特定款物的任何一种。因此,对于挪用退休职工养老保险金的行为,构成犯罪时,不能以挪用特定款物罪追究刑事责任,而应当按照行为人身份的不同,分别以挪用资金罪或者挪用公款罪追究刑事责任。

  (二)尚未注册成立的公司资金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挪用尚未注册成立的公司资金的行为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高检发研字〔2000〕19号 ),筹建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公司登记注册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准备设立的公司在银行开设的临时账户上的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应当根据挪用资金罪追究刑事责任。

  四、关于国家出资企业工作人员使用改制公司、企业的资金担保个人贷款,用于购买改制公司、企业股份的行为的处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国家出资企业中职务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0〕49号),国家出资企业的工作人员在公司、企业改制过程中为购买公司、企业股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公司、企业的资金或者金融凭证、有价证券等用于个人贷款担保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或者第三百八十四条的规定,以挪用资金罪或者挪用公款罪定罪处罚。行为人在改制前的国家出资企业持有股份的,不影响挪用数额的认定,但量刑时应当酌情考虑。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或者按照有关政策规定,国家出资企业的工作人员为购买改制公司、企业股份实施前款行为的,可以视具体情况不作为犯罪处理。

(来源:2019-02-24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常见职务犯罪解读 | 挪用特定款物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是刑法对挪用特定款物罪的规定。

  一、特定款物有哪些

  挪用特定款物罪的犯罪对象是特定的,必须是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等七项款物,既可以是款,也可以是物。

  所谓“救灾款物”,是指国家拨给遭受自然灾害地区的专项资金和物资;所谓“抢险款物”,是指国家拨给因自然灾害而出现危险情形需要抢救的专项资金和物资;所谓“防汛款物”,是指国家拨给防备水灾和汛潮的专项资金和物资;所谓“优抚款物”,是指国家拨给用于优待和抚恤优抚对象的专项资金和物资;所谓“扶贫款物”,是指用于扶贫的专项资金和物资;所谓“移民款物”,是指国家拨付的用于移民安置的专项资金和物资;所谓“救济款物”,是指国家用于社会救济和自然灾害救济的专项资金和物资。

  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在对特定款物进行认定时,应该注意以下几点。

  1. 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8号),挪用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的规定,以挪用特定款物罪定罪处罚。

  2. 失业保险基金和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挪用失业保险基金和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的行为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高检发释字〔2003〕1号),挪用失业保险基金和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属于挪用救济款物。挪用失业保险基金和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的规定,以挪用特定款物罪追究刑事责任。

  3. 民族贸易和民族用品生产贷款利息补贴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挪用民族贸易和民族用品生产贷款利息补贴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的复函》法研〔2003〕16号,民族贸易和民族用品生产贷款的利息补贴,不属于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规定的特定款物。

  二、立案标准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的规定,达到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的,才构成挪用特定款物罪。“情节严重”与“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两个要件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仅“情节严重”但未造成重大损害,或仅造成重大损失,但并非“情节严重”,都不能认定为是犯罪。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挪用特定款物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二)造成国家和人民群众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三)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多次挪用特定款物的,或者造成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严重困难的;(四)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五)其他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的情形。

  以上所说的“多次”,是指三次以上。“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是指接近上述数额标准且已达到该数额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

  三、挪用特定款物罪与挪用公款罪的区别

  挪用公款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行为。挪用特定款物罪是指挪用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两罪的共同特点都是客观行为上表现为“挪用”,两罪的区别如下:

  1. 犯罪主体不同。挪用公款罪的犯罪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和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人员;挪用特定款物罪的主体是掌管特定款物的直接责任人员,一般是国家工作人员,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员。

  2. 犯罪目的不同。挪用公款罪的目的是为了个人使用;挪用特定款物罪的目的是为了作其他公用。比如,某单位将特定款物用于该单位修建楼堂馆所,这是挪用特定款物罪。如果将特定款物归个人使用,则应按照挪用公款罪从重处罚。

  3. 犯罪客体不同。挪用公款罪侵犯的客体主要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廉洁性,其次是国家对公共财产的使用、处分权;挪用特定款物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财经管理制度及国家对特定款物的管理权。

  4. 犯罪的客观方面不同。挪用公款罪表现为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进行非法活动,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行为;挪用特定款物罪表现为行为人将自己保管或经手的特定款物,未经批准,擅自调拨,用于其他方面,这种挪用行为无论是用于非法用途还是合法用途,都构成挪用特定款物罪。

5. 犯罪对象不同。挪用公款罪的犯罪对象主要是公款,即国家和集体所有的货币资金,挪用公物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折价按挪用公款罪处罚;挪用特定款物罪的犯罪对象既可以是钱,也可以是物,但必须是国家特定的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的专项款物。

(来源:2019-02-15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工作动态●

省农业农村厅与省纪委驻厅纪检组联合举办

支部书记、党务(纪检)干部培训班

近期,陕西省农业农村厅与省纪委驻厅纪检组联合在广东中山大学举办了两期支部书记、党务(纪检)干部培训班。省纪委驻厅纪检组组长、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丁东华,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蔡斌分别出席开班仪式并作培训动员讲话。

省农业农村厅、省扶贫开发办公室、省供销合作总社共选派党支部书记、党务(纪检)干部160余人参加了培训。中山大学继续教育中心根据培训主题,结合参训人员岗位特点,精心筹划教学内容,严密组织教学活动。

本次培训紧紧围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这条主线,邀请中山大学和华南师范大学的知名专家、学者,采取理论辅导、专题讲座、现场教学等形式,通过党的创新理论学习辅导、党规党纪和革命传统实例教学、基层党建与党性修养专题讲座、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深入分析,实地参观中共三大会址纪念馆、黄花岗烈士陵园,使参训学员进一步加深了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解把握,进一步增强了做好新形势下机关基层党建工作的责任感,进一步明确了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的现实紧迫性。

这次培训既是一次党建业务的专题学习,更是一次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誓师动员。大家表示,下一步将按照主题教育安排部署,以更加饱满的政治热情、更加强烈的责任担当,坚守为民服务、奉献“三农”的初心使命,全力推进机关党的建设走在前、作表率,全力创建“让党中央放心、让三秦百姓满意”的模范机关。

(省农业农村厅机关党委 省纪委驻厅纪检组 供稿)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