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印台:王一恒--情系山区贫困群众 >> 正文

印台:王一恒--情系山区贫困群众

来源:铜川日报     日期:2019/6/14 9:23:45

在印台区广阳镇东南山区,有个由原来3个村合并而成的村子叫三合村。在此分散居住的105户贫困群众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驻村扶贫工作队中有个小伙叫王一恒。 

他是个80后,西安市蓝田县人。大学毕业后,他曾在报社和医药公司等单位打工。前年12月,通过招考,考入印台区区委宣传部。去年5月,被选派到三合村,成了脱贫攻坚驻村帮扶工作队的一员。驻村以来,他忠于职守,情系贫困群众,倾真情、真帮扶,赢得了一片赞誉。

 “窝在家里,不是个事,得赶紧想办法出去挣钱” 

一次走访中,王一恒发现贫困户张喜平的大儿子待在家里有较长一段时间了,便批评道:“家里都过成这了,你这么年轻居然能在家窝得住?这样下去,能摆脱贫困?” 

得知张喜平苦于就业无门时,王一恒立即给在省城办企业的朋友打电话请求帮忙。当朋友说招工已招够时,他急了:“别给我打马虎眼了,我就不信再不能加一个人了?”朋友经不住他的“纠缠”,便答应了。 

贫困户李彦奎腿脚不灵便,加之他夫妻俩年龄偏大,外出务工没人要,王一恒就多次向村上建议村集体经济招工时向他们倾斜。最终,这对夫妇被安排在养鸡场,让这个贫困家庭每月有了2000元的固定收入。 

“只要能让贫困群众多卖些钱,下点苦没什么”

去年4月,为助力贫困户增收脱贫,村上在帮扶部门的支持下,搞起了秋豆角种植。 

到了8月份,这批豆角陆续上市。为让贫困群众多卖些钱,王一恒同“第一书记”、村干部一道,白天组织收集、分拣、捆扎,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为赶在次日清晨把豆角卖掉,他们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天还没亮,便开上私家车赶往老区北关蔬菜批发市场。 

因缺乏经验,未及时给豆角适量浇水,拉出去的豆角一下子折了80多斤。同时,还出现了豆角保鲜度不够的问题。因批发商看不上货,导致他们熬到6点多才勉强把豆角处理了。 

吃一堑,长一智。第一次销售不畅,让王一恒不得不反思。此后,他和同事们不光做好豆角的保鲜,还严格按照市场要求把好标准关,这才使三合村的豆角不但在北关打开了市场,还引来了渭南蒲城的顾客。 

增收了,大伙儿高兴得合不拢嘴。有人说,工作队的王一恒把心操了,把路跑了,把苦下了。面对感谢,王一恒说:“只要能让贫困群众多卖些钱,下点苦,没什么。”

“要让贫困群众充分享受到党的好政策” 

村上有个贫困户叫张长运,今年70多岁了,儿子患精神疾病,孙子还上幼儿园。平时,家里就剩下老人一个。 

走进张家,王一恒发现有一面土墙比较危险,如不及时维修,不说遇到雨天,就是晴天,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为及早消除隐患,他不仅给老人解读国家危房改造政策,还积极动员对其维修、加固。 

可是任他怎么动员,老人还是不想维修,“儿子患病,孙子又小,我年龄大了,跑不动了。”对此,他并不灰心,便设法联系到老人的女婿,反复向其解释国家对贫困户的一系列帮扶政策并竭力动员老人的女婿解决这个问题。随后,在王一恒的不懈努力下,张家获得了1.5万元的帮扶资金,及时对危墙进行了彻底改造。 

贫困户王林忠的媳妇脸上长粉瘤已有多年。晚上,她只能一侧睡,吃饭也受影响。经王一恒了解后才得知,王林忠不肯上医院给媳妇看病主要是因为家里去年通过国家危改政策的帮扶才盖了房,还欠着外账,已没有经济能力去医院了。 

面对这种情况,王一恒给王家打气,为让其很好地了解政策,他就打比方说,住院总费用花了100元,可通过“四重”报销,到最后自己可能只花一二十块钱。经他这么一说,再加上后来的多次动员,王林忠最终带媳妇去了医院。 

后来,王家因这次住院报销了绝大部分费用,便多次向王一恒表示感谢。王一恒总是淡淡一笑:“感谢啥哩,我不过是尽了帮扶干部应尽的一份责任。”

 “要不是你帮忙,我们在医院真的不知道咋办” 

今年“五一”过后,贫困户李法全因患脑梗住院,但未按贫困户信息登记,于是住院时交了6000元住院费。如此一来,没多久,身上的钱所剩无几。 

5月9日晚,其儿子向王一恒打电话求助。恰巧,王一恒回蓝田看望生病的父亲。弄清李家的情况后,次日一大早,他把生病的父亲安顿好,连忙驱车赶往市医院。 

带着营养品,王一恒来到病房询问具体清况。随即,他便先同主治大夫沟通,并向医院合疗登记窗口的工作人员详细解释,才重新补办了相关手续,前期缴的6000元,向李家予以全额退还。 

看着医院退还的6000元,李法全显得很激动:“太感谢你了,这次,要不是你帮忙,我们真的不知道咋办。”其儿子则紧紧握着王一恒的手说:“这下,我们一家人不用再担心钱不够了。” 

出院后,李法全老两口年龄都近80岁,出行不方便,儿子又出去打工,对他们来说,走出大山去买药成了个大难题。王一恒得知后,便隔三差五地开着自己的车帮忙去买药,解决了李家的困难。看到王一恒对自己帮助这么多,老人把他也当成了亲人,总叮咛说:“夏天,带上你媳妇和儿子来我家里住几天,这里凉快。那个时候,我就能好好看看我的‘小孙子’了。” 

“只能说,对不住父亲了,可谁让我是帮扶干部呢” 

在单位和三合村,很少有人知道王一恒的不易。 

王一恒的父亲,是一位年龄并不算大的农民,就在他驻村后,他的父亲不幸查出食道癌晚期。此后的日子,他多么想尽孝可又不能常常回到蓝田,陪在父亲身边。无奈,他把父亲接到铜川。他要驻村扶贫,妻子还要上班,把父亲一人丢在家里,显然是不合适的。为照顾生病的父亲,又不影响工作,他只好把父亲带到三合村。 

王一恒有一个儿子,因他和妻子工作忙,不能照顾。他们俩每月微薄的工资,既要养家,又要给老人看病,还要缴房租,实在无力再请保姆了。他只好把孩子送到妻子的娘家——汉中市西乡县。 

提到父亲,眼前这位七尺男儿不停抹泪:“只能说,对不住父亲了,还有岳母、比我更辛苦的妻子以及很需要父爱的儿子,谁让我是一名帮扶干部呢。” 

谁是最可爱的人?眼前的他——一个把贫困群众看得很重并在尽心尽力予以帮扶的工作队员,当然是。虽然他长期身处大山、做着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些琐碎的平常事。

相关报道